中小企業抗疫:安全放第一;創業者總得樂觀一些

2020-02-06 11:17 來源:互聯網

從私人關系到平日工作,這些人多和武漢沒太多直接關系。和你我一樣,他們是通過手機、電視關注著這個叫新型冠狀病毒的疾病,在家祈禱著疫情趕緊過去。

但整個社會又是一個有機體,每個企業、每個家庭、每個人都是這其中的一個個小小細胞。牽一發動全身,即使身體仍健康,他們也都與這場疫情有了絲絲縷縷的聯系。

從餐飲到旅游,從制造業到進出口,企業經營壓力正在顯現。2月2日晚間,蘇州市率先公布了幫扶中小企業共渡難關的十條政策,為他們加大金融支持、穩定職工隊伍、減輕負擔。上海、北京等地亦跟進,出臺新規救扶企業。

銀行業也在行動:針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、住宿餐飲、物流運輸、文化旅游等行業,多家銀行表示不抽貸、不斷貸、不壓貸;對湖北省內普惠性小微企業、個體工商戶和私營企業主經營性貸款,在現有利率基礎上下調0.5個百分點。

在這個最特殊的開年,不煽情也不批判,不盲目樂觀也不過分悲觀,我們聽聽這些中小企業創業者的所見所聞、所思所感,他們與這場疫情的真實“對抗”。

令人鼓舞的是,盡管現在大家或多或少有些損失,但他們都能理解并坦然接受,也都在積極尋求出路。安全第一,“創業者總得樂觀一些”。

 

徐鴻飛,上海,鮮蛋產業25年

300萬只雞眼看要斷糧,各機構緊急支援

鴻軒生態農業養殖場

我是1996年到上海,在國營蛋品企業做銷售;2001年出來創業,創立了徐鴻飛小鮮蛋,到現在創業快20年了,一直做鮮蛋產業。

我們公司(江蘇鴻軒生態農業有限公司)營銷總部在上海,生產總部在南通;因為是上海市第一批民生必備物資生產企業,正月初六就被允許復工了。

2月1號,我們往武漢送了14.4萬個鮮蛋,9萬個捐給武漢協和醫院,5.4萬個捐給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。

今天(2月3號)正好我過生日,我們夫妻倆兩大家人商量著說就算了,今年就別聚餐了,各自在視頻問候了一下。 

我在這行25年了,今年是第一年遇到有錢也買不到貨的情況。以往不管是碰到什么行情,或是一些疫病,都不會影響到上游玉米、豆粕的供給。

我們是養殖行業,每天都是需要飼料的,現在即使你有錢,貨物流也成問題。舉個例子,我們河北、河南的玉米供應商,很積極地把車開到自己家倉庫里,結果村委會攔住不準發車。 

飼料對我們是硬需求,我們本來已經算是準備充足的了,備了半個月的飼料,從臘月二十六到正月初十的,倉庫當時爆滿了。在南通,我們有300萬只雞,每天消耗300噸飼料,到現在(2月3日)只剩兩天的庫存了,幾乎就要空倉了。

每天每只雞需要105克飼料,這是雷打不動的。所以我們面臨的情況就是打仗一樣,要想辦法多搞飼料,幾百萬只雞一旦餓肚子,就麻煩了。給它餓一兩天,產蛋效率馬上從現在的90%(100只雞里90只產蛋)銳減為70%,而且蛋雞身體恢復要三個月。斷糧十天八天它死不了,但是雞體損傷了,就很難恢復了。

我們昨天(2月2日)緊急開會協調,上海光明集團幫忙,從上海糧食和物資儲備局調配一些玉米和豆粕,估計能撐幾天。江蘇省農發行也在幫忙,給我們尋找可以用的玉米供應商;河南、河北也通過當地農業辦公廳在協調。

還有就是資金流的問題,我們也非常著急,業務款回款基本要等到2月9號上班以后。我們是年銷售額近20億的企業,一個月不回款就是一兩個億現金,春節前還買了一大批飼料,沒有回款,賬上儲備現金不夠的。

真沒意料到節后會這么長時間不能回款。這些天各方也都在協調,像上海市政府、南通市政府。我們這邊應該政府比較開明,金融辦、發改委等部門幫忙,像車輛綠色通道證件很快辦下來。很期待各地出臺防疫期間的信貸扶持政策,我也仔細研究了蘇州出臺的10條政策,其實作為民營企業來說,一個共識的訴求是減免稅收。(備注:“蘇十條”其中第八條就是減免中小企業稅費。規定:因疫情原因,導致企業發生重大損失,正常生產經營活動受到重大影響,繳納房產稅、城鎮土地使用稅確有困難的,可申請房產稅、城鎮土地使用稅困難減免。)

下游雞蛋銷售我不擔心,沒有受到什么影響,超市賣場的銷售還提升了50%以上,F在雞蛋批發價格比放假之前跌了50%,從4.5塊/公斤,跌到2.4-2.5塊/公斤。這種批發價下滑是短期的,因為學校、工廠什么的還沒開學、開工,后面雞蛋價格應該會迅速上漲。

除了我們捐贈給武漢幾家醫院,現在當地好多醫院也給我們發了函,要求援助,之前那里的雞肉、雞蛋供應嚴重不夠。我們計劃捐助100萬個鮮蛋。

接下來吧,期盼疫情盡快穩定,同時,讓民生物資流動起來。

 

老徐,廣州,二房東

號召租戶,推遲返工,一起熬過14天

大概5年前,經老鄉介紹,我來到了廣州天河區城中村,成為一名二房東。

廣州是一座很包容的城市,城市村就像海綿一樣,容納了大量的外來務工人口。我這邊的租戶形形色色,有做淘寶生意的、有在餐飲店打工的,有在公司上班的小白領、也有一家老小一起租住的。

因為城中村距離市區近,周圍有超市、商場、地鐵的配套,所以基本上每個月可以出租95%以上的房間。

二房東的工作,就是從廣州本地房東手中盤下房子,每個月給房東交固定房租,我再把房間分租出去,進行統一管理,賺取中間的差價。一般而言,我的房租出租率要達到90%以上才能保本,所以整體風險還是非常大的。

2020年,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突然爆發,武漢很快就實施了封城。初期,我并不擔心,臨近春節,廣州人有逛花市的習慣,距離我的樓不遠處的大街上,經常有花商擺攤位賣花,形成一個臨時的花市。人流密度很大,但是大家基本都不戴口罩。

過完除夕,我感覺情況不太對了,新聞報道中的感染人數越來越多,廣州的案例數也在明顯增加。不久,政府就號召大家居家隔離,企業推遲開工時間。

按照往年的情況,大年初七左右,我這邊的租客基本上都應該返穗了。這次,大家因為隔離要求、擔心感染等原因,回來的人數很少。到初十左右,大概只回來了20多家租戶。

這幾天,我每天都會戴著口罩守在門廳,讓租戶做好登記注冊,提醒他們一定要戴口罩,一定要勤洗手!

基本上,年輕人的自我防護意識都比較強,但是老年人還是不行。我已經提醒一位婆婆好幾次要戴口罩,但是這位婆婆說超市、藥店都買不到口罩,她也沒辦法。

我現在特別擔心電梯會發生傳染,因為Sars期間好像就有電梯間感染的案例。我每隔兩個小時都會向電梯間噴84消毒液消毒。本來年前,我還買了75%濃度的酒精,但是電商顯示“受國家假期政策調整及交通管控影響,訂單略有延遲”,一直收不到貨,F在只能希望電商能夠趕緊發貨,我把電梯更加徹底消毒一下。

新聞里面說要減少人和人的直接接觸,我想外賣和快遞也是隱患,于是趕緊找了一個閑置的柜子,放在門口,要求所有外賣和快遞小哥都放在這個柜子里,不要進入樓里,增加感染風險。

最近幾天,有租戶微信問我,能不能減免租金,我想了很久,最后只能在朋友圈說“對于大家的要求,我真的無能為力”,還加了三個大哭的表情包。

這個問題真的是無解的難題,在我這個小生意里,涉及到的三方:本地房東、二手房東、租客,大家都很難。

首先是租客,大多數是外地的,因為疫情大家推遲春節返城,收入可能減少,所以有些人希望能夠減免部分房租。

其次是房東,很多本地房東其實是貸款建這些出租屋的,每個月都要向銀行還貸。我這邊租金交不上去,本地房東的貸款也還不上。

最后我也很難。我每個月都要給房東交一大筆房租。因為春節原因,我1月份的房租還沒收齊,隨著疫情的發展,感覺2月份的房租也有點懸。我的中間利潤其實很薄弱,如果真的減租,那么只能自己承擔虧損。

老徐在朋友圈發的圖片

我其實很擔心租戶大量回來,人一多,感染的幾率就大,F在我每天都在朋友圈里面號召租戶,響應政府要求,能不出門就不出門,能推遲返工就推遲返工。電視里面說,這種病毒的潛伏期是14天,我想把這14天熬過去就好了。

我現在經常對自己說,心態放輕松,不要總是搞的那么緊張,只要努力保證大家健康,現在的情況總會過去的。

 

志超,重慶人,創業3個月

教開源節流的課更火爆,我準備找工作了

我是1990年的,剛剛創業。

我現在在重慶,很不幸的是我們小區有被確診的了,整個小區全部管控,在家不敢出門了。

疫情打亂了我所有的安排,現在我突然覺得在公司上著班、有一份穩定工作挺好的。比如今天(2月3日)是我前公司開工的第一天,做游戲直播的公司,他們日子很好過的。我現在的心情……就感覺自己一手好牌打爛了。 

我后來算了一下,大概今年犯太歲了,哈哈。這次是我第一次創業。

畢業后,我回了老家重慶,在地方媒體呆過一陣子;后來因為女朋友在廣州,就也去了廣州,那是2014年年底,之后一直在移動互聯網公司做事。

我有幾年是在做直播, 2019年下半年的時候,我跟一些前輩聊,他們說做教育很有前途。這其中線上教育挺痛苦、賺不到錢,我們就商量著一起做線下培訓,把線上流量導到線下變現。告訴你,那些培訓公司很賺錢的,隨隨便便的上兩天課就刷個五六萬塊。 

我2019年國慶節提了離職,年終獎也沒要。本來是該有十四薪的。

之后,我們幾個人合伙人一起研發課程,也找好了渠道合作方,計劃春節后就開課。結果這幾天渠道合作方給我們反饋,“大家半年內都別想這事了”。我最大的慶幸是沒有招一堆人、租大辦公室,那樣的話我們肯定完蛋了。

我們的課程內容是關于怎么做營銷的,銷售對象主要是企業老板,他們帶著團隊來聽。但目前最大的問題是(發生疫情后)他們都很焦慮,不會要聽我們的課程的,我們是教別人如何花了錢之后,賺更多錢。有一家同行的課程現在異;鸨,他們是講如何開源節流的……

我和合伙人商量,先把這個項目擱置吧,等經濟回暖了再啟動。

說實在話,沒有讓我虧進去更多的錢,我已經很慶幸了。

現在,我準備重新找工作了。這三個月創業是我人生的插曲,回想起來,經歷也是難忘和值得總結的。

 

廖沙,北京,貿易

我計劃好了,現在要做三件事

我是哈爾濱人,現在在北京,留學回國以后就創業了;主要做貿易,組裝美容儀器出口,公司叫MBT Laser。

上個星期開始,物流不能走貨了。我發往俄羅斯的一批貨滯留在路上或者海關,對我來說,這情況突如其來。

我們做國際貿易,每年90%的利潤都來自俄羅斯市場,F在,客戶匯款什么的可以,但就是貨物發不出去了。

我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有倉庫,我把庫存都發給客戶了。往常我們交貨周期是7天左右,現在至少一個半月。

我們跟俄羅斯對接的大市場叫留布里諾,雖然算是在歐洲,但是里面有很多咱們東北人、浙江人在做生意,還有中東人,那里貨物、倉儲、零售全在一起。我現在天天跟俄羅斯朋友視頻。

留布里諾市場

你知道嗎?那邊都開始搶口罩了。

我問俄羅斯的朋友能不能買到口罩,結果他說我還想從中國買點兒呢。今天(2月2日)早上五六點,我跟烏克蘭的哥們聊天,他說有口罩,一下子發來好幾種型號,還有防毒面具。

他說找到一兩千口罩沒什么問題,立馬讓他下單了,是3M比N95還高一個級別的口罩。三天前他打開電腦看到的口罩價格是1.2美金,我們聊完那會兒就變成2.4美金了,翻了一倍。我準備自己留一點兒,給同事、朋友都分一分。

我們公司在這邊是十多個人,我算了下,折合每天的硬性成本支出是10萬左右。沒算房租,因為房租我是直接年付的。具體就是,社保我得給按時交,銷售和科研人員的工資都不低, 1600多平米工廠的各種支出。別的不說,就這個工業用網絡,一年20萬、加一個主機(費用)。

反正耽誤一個月是真“流血”。

間接損失呢,就是公司員工會擔心這個市場會如何變化。咱小微企業10來個人,一年就這么點業績,抗風險能力特別差,包括資金上、供應鏈上。我的同行比我更困難,有些四五十號人的公司,別說停一兩個月,你就停一天,他腦袋都疼! 

以前我們是純貿易公司,2019年年中籌劃著,開始陸陸續續小規模生產了,到2020年布局好了,人員、技術也配備上了,產品也定型了,馬上就要開整、準備大干一場。

但現在,我們都在等整個產業鏈的重新開工、運作。

我們出口型中小企業,真是頂著風冒著雨。去年公司營業額挺可觀,但到我們小業主手里不算多。還好,國家也支持,給退稅,不同種類的商品、出口到不同的國家,有不同的稅務補貼政策,我們這里在6%-7%左右,差不多能抵個增值稅。 

好在我還沒有貸款,是用自己的錢擴產的。

我計劃好了,現在要做三件事。

第一,我們繼續談業務,通過網絡辦公,只是咱把交貨時間跟客戶說清楚。你能等我一兩個月,我給你打折,咱們兩好并一好(互惠互利)。 

第二,每天開個電話會議,跟大家伙鼓舞下士氣。北京這面說2月10號復工,我絕對不讓他們2月9號趕回來,我寧可給他們錢。假如有一個人回來感染了,你怎么辦?莫不如再休息幾天,大家都敞亮的,安全第一。

第三,我年齡不大,但是吃的鹽還不少。這次以后,像公司衛生環境的管理,意識就要提高。

 

陳遠河,連續創業者,如匠酒創始人

幸好有兩輪融資,我有信心把企業運轉下去

我是陳遠河,如匠酒業的創始人。我是一個連續創業者,之前在教育行業做,最近一年在福建本地做一個醬香型白酒品牌。之前我花了大概一年時間,走遍了茅臺鎮附近好幾十家酒廠,聯合當地釀酒商一起合伙創立了“如匠”這個品牌。合伙人世代釀酒,技術很成熟,我要做的事情是拓展銷售渠道和做品牌營銷。

剛剛發布兩個月,如匠就賣了1000多萬的流水,從第一天開始就有利潤。自福建龍巖起家,我希望2020年把如匠擴展到全省,銷售額做到3個億。但現在,肺炎疫情給我的計劃造成了很大影響。幸好之前我還拿了兩筆上千萬的融資,能撐一陣子。

如匠在貴州的釀酒基地,一缸缸醬香酒正在發酵。

春節本來是酒類的消費高峰,第一個人們串門要送禮,第二個春節有聚會,大家多少會喝點。疫情一來,這兩塊兒基本都沒有了。

之前,為了抓住春節的商機,我們提前制作了一批禮盒,把酒和酒具配在一起,禮盒單價是五百多塊錢,總值五六百萬。在年前,有一部分禮盒已經給到經銷商渠道了,我們不做賒銷,經銷商拿貨給現款,但他們手里的貨沒消化出去,會影響后續進貨的節奏。我們現在還剩兩百多萬的貨在自己手里,得后邊再消化。

差不多是在1月21號,我們才發現市場情況有巨大的變化,太突然了,根本沒有做好準備。一季度的經營目標肯定會做調整,至少會影響半年的收益。

我這次創業,從第一個月開始就在掙錢,凈利潤過百萬。如果沒受到疫情的影響,至少得掙個兩三百萬。我手下的人也都要9號之后才上班,整個2月上旬也基本浪費掉了。

接下來工作重點是拓展經銷渠道,得去跟經銷商面對面聊、溝通。因為是醬香型的酒,客單價稍高一點,沒有100元以下的酒,大家還得倚賴線下渠道,F在如匠線上和線下渠道的比大概在2:8。

本來,為了拓展線下渠道,我們還計劃舉辦更多活動,發布會、品酒會之類的,但現在都沒法做。

有些錢注定要打水漂了。我們在一些要擴展的地方開了分店,預計年后開業,現在開不了業,物業成本得付吧。還有年前定下要開發布會的場地,廣告投放,都是錢。

我一個月還得付個四五十萬,員工的薪水。

現在唯一感覺比較幸運的,是延遲了年前招人的計劃。業務拓展比較快,我本來計劃年前招人的,當時沒來得及,這為我省了一筆錢。

創業者遇到這樣的狀況,當然很不開心,但也沒辦法,及時調整吧。想一想,所有行業的人都要面對這個問題,也不是只有我們一家。還好創立企業不久,我就已經拿了兩輪上千萬的融資。疫情即使暫時不好轉,我也有信心把企業繼續運轉下去,至少得再撐一年。

新聞上講,那些比較有良心的房東,也會適當減少業主的房租。我們也會對經銷商的目標任務做出調整,給他們減負。另外疫情結束后,如匠會多做一些營銷活動,來幫助經銷商拉動銷售。

現在雖然有困難,但創業者嘛,總得樂觀一些。

(文中廖沙、老徐、志超為化名。)

延伸 · 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