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么企業會衰亡,而城市很少會?

2020-06-10 11:20 來源:互聯網

有人說,如果透過飛機的舷窗俯瞰夜晚的城市,會發現道路網絡像極了人體內的血管——主干道路仿佛大而粗的主動脈,星羅棋布的小路是毛細血管,奔馳的車流就像血液。

我們常用的“公司的基因”、“種子期/成長期企業”等種種描述,似乎也總是在賦予公司以人格、以生命。

城市、企業等社會組織和生物體,是否擁有某種相同的基礎屬性?所有生命體背后有沒有一條一以貫之的理論?理論物理學家Geoffrey West給出了肯定的回答:規模法則(Scaling Law)。

本期華映新知,我們希望從《規模》一書出發,探討生命體背后的基本法則,動植物和城市為何延續,公司為何會倒閉、又如何破局。

作者說,企業就是生命體,好的企業應該像城市,動態,去中心化,有內生力。從物理學角度,我們再次證明了創新和內部創業的重要性,以及今天的創業者為何始終有機會創造偉大企業——雖然維系它絕不容易。

01

萬物有靈

規?s放、新陳代謝與分形

從有關生物體的幾個基本概念開始講起。也許你也曾好奇過這樣的問題:

  • 人類能實現永生嗎?

  • 為什么螞蟻非常小,卻能背起比自身體重重很多的東西?

  • 為什么哥斯拉不可能存在?

乍見或許難以想象,這些問題的底層都指向一條共同的數理規律:規?s放法則。即事物的某變量會與事物的規模呈現清晰的冪律關系,并且通常是非線性的。

假如你面前有一棵大樹,它能無限制地長高長粗下去嗎?不能。

一方面,根據伽利略的觀點,一個物體的體積會按照線性尺寸的立方倍數增長,即樹的體積正比于與樹的尺寸的立方,重量亦然;而另一方面,樹的承重能力由橫截面積決定,正比于樹的尺寸的平方。如果樹長高到原來的十倍,重量就是原來的1000倍,而承重能力只會長到原來的100倍——承重能力正比于體重的2/3次方。

也就是說,增長到一定限度,生命體總會被自身重量壓垮。

對于人類以及哥斯拉式的龐然大物來說亦然。而螞蟻則在另一個極端上,占了“足夠小”這一點的便宜。越小的東西反而看上去越有力量,蜜蜂、小狗、總是在精力十足地玩鬧的小朋友都是如此。

舉重冠軍的力量與體重的關系:化學家M·H·Lietzke研究了1956年奧運會舉重比賽的成績,將每個級別的金牌成績和運動員的體重放在一起,發現其對數關系的斜率是0.675,非常接近上面提到的“力量正比于體重的2/3次方”這個定律。

進一步,我們來探討生命體的新陳代謝。用作者的話說,代謝率是生命之火,相當于生命的燃料,刻畫了生物體的大部分生命節奏。

歷史研究表明,基礎代謝率幾乎只與體重相關。哺乳動物的體重如果變為原來的10000倍,其代謝率僅為原來的1000倍,也就是說:哺乳動物的代謝率正比于體重的3/4次方。

為什么是3/4這個數字?和生物體內的網絡(即能量運轉方式)有關。韋斯特認為,生物體內的能量輸送管道網是個分形結構。

在哺乳動物這里的體現就是全身血管分布,對于植物來說是維管系統。通過分形,三維世界里也可以存在四維空間。

科赫曲線的分形:如果把科赫曲線的夾角無限縮小,一直分形下去,就會得到一條鋪滿整個平面的直線——從線變成面,從一維到二維,一個新的維度誕生了。

廣義上講,無論是天然系統還是人工系統都有這樣的新陳代謝過程,細胞生長,垃圾降解,公司從0到1,城市擴張,都是這種循環往復的更新帶來的結果。

回到我們在文章開篇時的比喻。本質上,毛細血管、社交網絡、城市的基礎設施網沒有什么不同,都有生物體內網絡的分形特質。

02

城市與企業

大動物都有平靜的外表”

作者在書中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:

城市事實上是人類大腦結構按比例縮放后的表現,它生動地具象化了「城市擁有共性」這一觀點。簡而言之,城市是人們之間互動的代表,它隱藏在我們的神經網絡中,并因此也隱藏在我們大腦的結構和組織中。”

根據對多個國家的城市統計研究發現,以加油站數量、道路總長、水電煤氣管道總長度等為代表的城市基礎設施規模,約與人口的0.85次方成正比;而另一方面,工資總額、專利數量、人才數量等代表的城市產出規模,約與人口的1.15次方成正比。

當城市人口規模擴大100倍,其基礎設施規模只需要擴大50倍,而城市的產出卻擴大了100倍。

也就是說,一定范圍內,城市越大越經濟。

基礎設施規模約與人口的0.85次方成正比,城市產出規模約與人口的1.15次方成正比(據2004年統計數據)。

雖然文化地理歷史等因素迥然不同,但多個國家的統計數據都基本吻合了這個結論。

為什么會如此?這要回歸城市的本質:“所謂城市,就是住在這里的任何兩個人自建都能輕易發生連接。”城市的基礎設施是一個機械的網絡,無法產生過多互動,而城市的產出則是由人與人之間的連接數決定的,要多元和復雜得多。

簡單推導:五個人之間有(1+2+……+4)共10個連接,六個人之間有(1+2+……+5)共15個連接。人與人之間連接數的增長速度,大大快于人數的增長速度。

這或許解釋了為什么中國市場會成為跨國企業的必爭之地,以及為什么城市化會對中國的發展促進如此之大。大城市總是比小城市更有吸引力,很大程度上也是在于城市規模越大、連接數越多,創新就會更活躍,人均財富也會隨著增長。歸隱田園只會停留在大多數人的想象之中。

來源:Behance 作者:VISUAL SCIENTIST

規模影響著生物的生長特性,影響著城市的建設和產出,也貫穿了公司的發展、興盛和消亡。王小川說:“從可觀的產品到不可觀的企業文化,所有的企業要素都可以被視為細胞、DNA、毛細血管,它們組成了一家完整的、時刻變化的、有血有肉的企業。”

我們常常討論“企業的基因”,的確,企業就是生命體。Melanie Mitchell在《復雜》中說,性狀相對穩定,能夠自我復制的事物就是生命。企業都有新陳代謝,有自己的吞吐節奏和求生欲。

從美國上市公司的情況來看,每過10.5年就有一半企業消亡或者被收購。韋斯特和團隊測算后表示,一家公司能活100年的概率,是百萬分之45。

1950-2009年美國上市公司的生存曲線:破產清算和并購(并購看作一次消亡和重啟)是企業消亡的主要原因,絕大部分企業的壽命在50年內。

為什么公司會衰亡,而城市很少會?為什么多數公司活不過十年?為什么大公司都鼓勵內部創業?與生命和城市的進化相比,公司誕生至今的時間太短,還不足進化到完全穩定有機的狀態,還有待時間的考驗。

公司很難做到像城市一樣:復雜、有序,由于去中心化而天然充滿活力。因此更需要開放思維,增強創新和連接,來維持長期的內部活力。

城市是沒有邊界的擴張體,企業卻是有圍墻的花園。而互聯網、物聯網等的出現發展,也在進一步帶領我們進入萬物互聯的生態世界。

03

企業范式

從有限到無限

好的企業應該像城市,動態,去中心化,有內生力。從物理學角度,《規!吩俅蜗蛭覀冏C明了創新和內部創業的重要性,以及今天的創業者為何始終有機會創造偉大企業——雖然維系它絕不容易。如何盡可能延續企業的生命?

  • 重視人與連接

“一座城市并不僅僅是構成其物理基礎設施的道路、建筑、管道和線路的集合體,同樣也是所有公民的生命和彼此互動的積累,更是所有這一切融合而成的一個充滿生氣的、多維度的活的實體。”

正如書中所說,城市的意義在于生活其中的人,人們的生活和互動才是城市生命的源泉。當代的城市與公司,就是創新、財富、文明誕生的母體。

人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。一座城市的關鍵是推動人的連接和互動,通過城市的多樣性促進財富、知識、文化的充分涌流,鼓勵企業發展和企業家精神,創造更多文明的風景。

來源:Behance 作者:Visual Generation

  • 接受局部“失控”

如果企業像城市一樣增強開放性,提供平臺而非進行領導,更容易擁有創新和增長特質。

Kevin Kelly在《失控》中,也有類似的觀點。人造物正在表現得越來越像生命體,生命變得越來越工程化,而這些超生命體間的聯系都是由網絡構成的。看起來局部“失控”的組織架構和文化,其實更有競爭力和生命力。

“失控雖然是事物起始的最佳模式。”一個公司可以采用「失控」的方法進行管理,構建既能分散化運作,同時又有一定程度等級的制度,將大量的失控元素與少量的自上而下的控制相混合。對成熟的業務和新興的模糊地帶,分別采用不同的管理方式。既不能完全可控,也不能完全失控。

  • 動態思維和回歸本質

日常生活讓人容易陷入線性思維觀念,適時跳到另一層維度,以動態的、更復雜的思維觀念去看待復雜性的問題。了解這些幾乎不變的常量與標度律,能讓我們更坦然面對企業興衰,并且知道背后有跡可循。更進一步,正視生命和時間的流逝。

大數據時代更需要大理論。有學者認為:“韋斯特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當前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研究范式的問題所在。如果沒有對事物運行背后的力學機制的基本思考,很容易會浪費大量算力。”回歸基本原理和邏輯框架,也是數據爆炸之下刪繁就簡、把握發展主線的必然。

《道德經》中云:希言自然。億萬年來,自然以其樸素的規律靜默運行,一些時刻,我們需要回歸基礎規律本身,心懷更宏大的世界觀,來看待宇宙整體當中一粒塵埃的掙扎與進化。

“如果能海納百川、不設成見,隨時擁抱各種創新和連接,甚至幫著別人連接,那就會擁有城市的命運——發展將是無限的。”對個人、對企業來說都是如此。

來源:Behance 作者:The Acid House

作者在書中說,一家公司能活100年的概率,是百萬分之45。這是一個讓人有點傷感的結論,但也正因如此,新生企業總是有機會站上潮頭,后浪總會滾滾而來。

“巨頭倒下的時候,身體還是暖的。”既是激勵,也是警鐘。

做「時間的朋友」或許比想象中還要難,但永遠值得一試。

延伸 · 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