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擺攤起家的富豪們

2020-06-08 14:16 來源:互聯網

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馮侖風馬牛,作者風馬牛。

最近,「地攤經濟」一詞突然火遍了大江南北。放眼望去,國內許多企業家都曾擺過地攤。他們的成功之路可謂坎坷多磨、耐人尋味。例如柳傳志在中關村拉平板車賣運動服裝、電子表、旱冰鞋、電冰箱;馬云背著麻袋去義烏批發鮮花、手電筒、內衣、襪子、工藝品到杭州大街上叫賣;任正非擺攤賣減肥產品、火災報警器;宗慶后戴著草帽,蹬著平板車走街串巷,叫賣棒冰、文具……

從擺攤起步,許多企業家成為了更好的自己。就像宗慶后所說的那樣:盡管別人看來,在我人生最美好的時光去擺攤似乎沒有什么作為,但對我整個人生道路其實很有幫助。那段艱苦生活,磨練了我的意志,同時也練就了比較好的身體。為我重新創業,打下了雄厚的基礎。

臧健和

灣仔碼頭創始人臧健和就是一位靠擺攤起家的企業家。

臧健和出生在山東的一個農村家庭,在她很小時父親便離家出走了,單親母親主要靠縫補衣服支撐整個家庭。臧健和 14 歲那年,家鄉發生了嚴重的災荒,為了活下來,母親帶著她和妹妹一路乞討流浪到青島。

盡管臧健和很喜歡念書,但家里根本負擔不起,于是她輟學去了青島的一家醫院當護工。從 15 歲進入醫院,臧健和一直干到 32 歲。在這工作期間,她還遇見了自己的丈夫(一名泰國華僑醫生),并生下了兩個女兒。

1974 年,臧健和的丈夫突然因事返回泰國,此后三年都無音訊。1977 年,臧健和辭掉了醫院的工作,決定帶著兩個女兒跨越山川湖海去泰國尋夫。

然而,等待她的并不是牛郎會織女的鵲橋歡樂。由于臧健和沒有生男孩,她的婆婆已另為丈夫娶妻。臧健和的心都要碎了,為了女兒和尊嚴,即使前路茫茫,她也義無反顧地離開了婆家,最終輾轉到舉目無親的香港。

臧健和在銅鑼灣租了一間 4 平方米的小屋,母女 3 人擠在一張木板搭的小床,艱難度日。為了將兩個女兒撫養成人,不懂粵語的她幾乎嘗遍了香港所有的底層工作。

那段時間,臧健和每天打三份工,白天去酒樓刷碗,傍晚去給人打針,晚上再幫人洗車,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。有一天,臧健和在酒樓干活時,被人意外撞倒,導致腰骨斷裂。與此同時,她還被查出糖尿病。狠心的老板不但不承認臧健和是工傷,還無情地把她給辭退了。

就在這時,香港社會福利署通知臧健和,「受傷不能從事勞動的,可以申請公援金!共涣,倔強的臧健和婉言謝絕了。她說:凍死迎風站,餓死不彎腰,吃救濟會失去斗志,孩子做人也挺不直腰桿!

為了養活女兒,艱難時刻,臧健和自制一輛木頭推車,到灣仔碼頭賣水餃,她感慨道,「當時怕得要死!谷欢,開張之后還是迎來了港人口味的挑戰。臧健和做的北方餃子皮太厚,而且餡料也不符合港人胃口。為了解決問題,臧建和跑遍了香港的餃子店去試吃,最終研制出了符合港人口味的餡料多汁皮又薄的水餃。

護工出身的臧健和愛干凈,并且十分熱情,不管新老客戶,她都會和他們打招呼。臧健和說,「我不覺得自己是在做生意,而是一種朋友間的相聚重逢!

慢慢地,臧健和的攤點越來越熱鬧,并打出了「灣仔碼頭」的招牌。越來越多的人慕名前來購買。彼時,臧健和說,「一個女人,在困難中的態度和意志會影響孩子一輩子。作為母親,千萬要有一點精神。怕失敗,不如說是怕成功。失敗得越慘,激勵人成功的力量越強!

或許機遇是偏愛給有準備的人, 1983 年左右,臧健和迎來了人生中一個重要的時刻。當時日本大丸百貨公司老板非常喜歡「灣仔碼頭」的水餃,于是前來洽談合作,提出公司化運作「建工廠,讓水餃進超市」。

此后,臧健和相繼開辦了多家水餃工廠。她給自己定下 3 條規矩:一、產品質量必須有保證。二、顧客是衣食父母。三、對員工必須親善。

如今,灣仔碼頭已出口到全球多個國家,臧健和也被譽為「水餃皇后」!度A爾街日報》評價,「灣仔碼頭教會了美國人燒中餐,在美國人心目中,灣仔碼頭就代表著中國美食!

晚年的臧健和備受病痛的折磨,但她出門時依然堅持化妝。臧健和期盼做一個像樣的人,過一個像樣的人生。她總結說:女人創業真的不容易,而且更要堅持不懈,只有堅持,才會成功。如果我當初軟弱一下,極有可能會懈怠一生。艱難時刻,人往往會想到以死來解脫,我說我不能死,我沒有死的權利。我們有很多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但當命運真的將你逼入死角時,才會驚覺,其實自己的能量遠遠超乎想象。

周曉光

與臧健和一樣,被譽為「最勵志女首富」的周曉光也是從擺攤起步做生意。

在自傳《女人就是要發光》中,周曉光反復提及「擺攤、火車和凄苦」。由于兄妹過多,家庭貧困等原因, 16 歲那年,她便挑著木箱,走出諸暨的大山,開始了長達 7 年的流動小販生涯。

周曉光因看不懂地圖差點被江湖郎中騙去做媳婦;怕超重檢查,躲藏在火車的廁所里;在零下二三十度的東北露天守攤,靠跳來跳去取暖。餓了,她就啃兩個爛蘋果;累了,拿麻袋往地上一鋪,便進入夢鄉。白天擺攤,晚上坐車,周曉光一直在折騰,一直在奔波,甚至來不及哭泣,漂泊無助的她像只候鳥,走到哪哪就是故鄉。

在北方的一座城市,周曉光結識了浙江老鄉虞云新。他早年母親去世,一個人出來行商,四處流浪。相似的苦難經歷讓他們互相產生了好感,兩年后便在農村蓋好房子,結了婚。

1986 年春節剛過,周曉光背著孩子,拎著大包貨物趕往黑龍江。在火車站,冷風刮著雨水打到她臉上,擁擠的人群使得孩子哇哇大哭。那一刻,一陣莫名的酸楚,夾雜著某種焦躁,攪得周曉光的五臟六腑難受不已,她不知道這樣勞命奔走的日子,何時才是個盡頭?奪眶而出的眼淚告訴拼命奮斗的周曉光,你已經累了,需要安定下來。

這個突如其來的念頭,改變了周曉光后來的命運;氐秸憬,她與丈夫一起拿出 1.5 萬元積蓄,在義烏第一代小商品市場里買下了一個攤位經營飾品。

周曉光說:我和老公是患難夫妻,事業上我們齊心協力,感情上心心相印,有委屈相互安慰,有煩惱相互排解。

當時,他們把從北上廣等地批發來的配件進行裝配,做成戒指、耳環、胸針、頭飾等。只要加工的材料到了,哪怕是半夜,周曉光也要爬起來做。一年 365 天,她有 300 天要加班到凌晨,同時還要照顧孩子和家庭。

隨著生意越做越大,一個叫「事業」的名詞在周曉光心里萌芽并越發強大。1995 年,以周曉光和丈夫虞云新的名字各取一字命名的「新光」飾品有限公司在義烏落戶。

從公司創辦開始,周曉光就注重原創設計。那時候中國許多飾品企業都是模仿國外和港臺的作品。

21 世紀初,「新光」已成為義烏龍頭企業。周曉光決定啟動多元化戰略。當時,新光集團由飾品向高端制造業、地產、生態農業、金融、投資等多個領域進軍,周曉光也因此登頂浙江女首富。

然而由于盲目擴張,過度舉債,新光集團最終承受不住了。2019 年,新光集團及其下屬 3 家子公司分別向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重整。

過去,周曉光曾說:我們還年輕,憑借我們的人品和勤勞,完全可以成功,就算失敗了,即便賣菜賣水果,我們也能養活一家人。今天我所擁有的一切,與不懈奮斗是分不開的。如果時光倒流,我會對當年的那個孤獨、恐懼的自己說,只要你心中有陽光,陽光就一定會出現。

劉氏四兄弟

和周曉光相似,劉永好幾兄弟也是從擺攤中意外獲得創業靈感。

1980 年春節,劉永好的二哥劉永行為了讓兒子能夠在正月里吃上一點肉,于是從大年初一到初七,在馬路邊擺了一個修理電視和收音機的地攤。

短短一周時間,他竟然賺了 300 塊錢,相當于 10 個月的工資,頓時全家嘩然!劉氏四兄弟一商量,「既然能靠修理無線電掙那么多錢,我們是不是可以辦一家電子工廠呢?」

說干就干,這是劉氏兄弟一個很重要的特點。很快,他們生產的音響橫空出世。然而,當劉永好拿著音響來到生產隊尋求合作時,卻被公社書記斷然拒絕了,這讓劉氏兄弟的美夢胎死腹中。

音響雖然沒有做成,但是創業的愿望依然強烈。經過一番討論,劉氏兄弟養起了鵪鶉。鵪鶉越養越多,下的蛋也越來越多。于是劉氏兄弟再商量,決定辦「良種場」。由于貸不到款,最終兄弟四人變賣了手表、自行車等家中值錢的物件,才湊齊 1000 塊錢辦「良種場」。

「良種場」的主營業務是孵小雞、養鵪鶉和培育蔬菜種。沒有孵化箱,他們到貨攤上收購廢鋼材自己來做。為了建廠房,劉永好從成都買回一拖拉機舊磚,由于道路狹窄,兄弟幾個手抱肩扛,愣是在寒冷的冬天把一車磚給搬了回去。1983 年底,良種場孵雞 5 萬只,孵鵪鶉 1 萬只,并帶出了 11 個專業戶,兄弟幾個興奮異常。

然而一年后,一場滅頂之災驟然而至。1984 年 4 月的一天,資陽縣的一個專業戶下了 10 萬只小雞的訂單。沖昏了頭的劉氏兄弟馬上借了一筆數額不少的錢,購買了 10 萬只種蛋。結果 2 萬只小雞孵出來交給這個專業戶之后不久,便聽聞這個專業戶跑路了。

劉永好去追款,發現已經交付的 2 萬只小雞一半在運輸途中悶死了,一半在家里被大火燒死了,對方已經是傾家蕩產,他老婆跪在地上求饒,劉永好毫無辦法。走投無路下,他們腦海里冒出究竟是從岷江的橋頭跳下去呢?還是跑新疆隱姓埋名?最終,劉永好還是決定留下來,不逃、不躲,正視并解決這個問題。

既然農民不要,就把種蛋和小雞賣給城里人。于是,兄弟四人連夜動手編起了竹筐。連著十幾天,劉永好每天都是凌晨四點就起床,風雨無阻,蹬 3 個小時的自行車,趕到 20 公里以外的農貿市場,再用土喇叭扯起嗓子叫賣。連他們也沒有想到,雖然身上掉了十幾斤肉,下雨天里摔得跟泥猴一樣,但 8 萬只雞仔竟然全部賣完了!

內心的激情被點燃后,他們重新鼓起斗志,決心將小鵪鶉養大這條路扎扎實實走下去。不久之后,他們開始用電子計算機調配飼料和育種選樣,并且摸索出一條經濟實用的生態循環飼養法。到了 1986 年,育新良種場已經年產鵪鶉 15 萬只,鵪鶉蛋不僅販賣到國內各個城市,而且沖出亞洲走向了世界。劉永好則在這個過程當中實實在在地顯露了他的銷售才能。

1987 年,劉氏兄弟轉戰豬飼料市場。兩年后「希望」飼料一面世,劉永好馬上帶著自己的小廣告下了鄉。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,「希望」牌飼料的銷量就與當時賣得最火的「正大」飼料比肩。

面對「希望」的不斷蠶食,「正大」急了。一場價格廝殺在兩個公司之間展開,最終「希望」干脆降價 120 元,迫使「正大」退出了成都市場。一時間,「希望」牌飼料的銷量猛增了 3 倍!

1992 年,希望集團成立。劉永好和二哥劉永行在希望集團的合作堪稱是最完美的組合。到了 1994 年底,希望集團在各地的分公司已經發展到 27 家,個個盈利。

一年后,劉氏兄弟友好分家,老四劉永好成立新希望公司。

2001 年底,在《實話實說》節目訪談中,當主持人崔永元問到劉永好當上首富的感覺時,他率真地說,「我很高興當上首富,我的每一桶金都是很陽光的!

四十年商海沉浮,劉氏兄弟經受了創業途中的千般磨難和萬般的辛酸后依然昂首挺立。關于過往的人生,劉永好表示:假如有一天我這個企業什么都沒有了,我所有的財富都消失了,但是我的自信還在,我的見識還在,我的這種經歷和能力還在,我依然可以重頭再來。對于我來說,自信和勤奮是無價的。

李麗金

作為新一代企業家,李麗金的擺攤故事與劉永好幾兄弟一樣傳奇。

1978 年,李麗金出生于福建晉江的一個農村家庭,上面有個哥哥。過去農村特別重男輕女,她一出生,母親就打算把李麗金送出去。但由于各種原因,一連五次李麗金都沒能被成功送走。這樣一來,李麗金的母親覺得女兒是掃把星,于是經常打罵她,哥哥也打她。那時李麗金的身上幾乎每天都有傷,非常痛苦。

12 歲那年,李麗金被母親扔到了武漢,讓她跟著一個親戚學做生意。于是親戚給了一些鞋,讓李麗金去擺地攤。當時,輟學的她每天一邊擺地攤謀生,一邊跟別人學認字。

幾年后,李麗金積累了第一桶金,開始經營鞋子批發業務。那時候,她每天都是凌晨 4 點就起來做生意,一年 365 天風雨無阻。

在外面闖蕩十幾年后,李麗金的生意越來越大,也賺了不少錢。這時候,李麗金的母親命令她回家,把生意都交給哥哥。李麗金沒有抵抗,于是把所有的生意拱手給了哥哥,只帶了一兩萬塊錢回到老家;丶液,母親又開始嫌棄她,盡管李麗金已經二十多歲了,但母親還是堅持把她送到了一個親戚家。

到親戚家后,李麗金去到一家女鞋廠打工。那時候她特別努力,也非常能干,成為公司的主干,于是老板答應分給李麗金一些股份。但當公司業績一路上漲時,老板卻突然翻臉,不僅沒有給她分紅,還將其趕出了工廠。為此,李麗金感到特別痛苦、迷茫。

隨后,她決定沉寂一段時間,去各種各樣的地方學習佛法、靈修等課程。在這個過程中,李麗金突然醒悟過來。為了讓所有人看得起自己,她決定感恩苦難,努力做最好的自己,絕不向命運低頭。

回家之后,李麗金重新開始創辦自己的企業,做女鞋的加工和銷售。雖然沒有經過正規的教育,但是她一直沒有停止過學習和思考。做生意賺到一些錢后,李麗金的母親又跑到親戚家把她要了回來。據李麗金描述,「我家的經濟狀況不好,家里人找了個神婆來算命。母親是聽了神婆的話,認為我是個福星,到哪,哪里就會旺!就這樣,李麗金又重新回到母親身邊。據李麗金講述,回來后,她跟母親和哥哥相處得非常融洽。

2015 年,李麗金又創辦了廈門原鏈投資管理有限公司,轉型做天使投資人,并獲得「海西最具影響力女企業家」稱號。李麗金說:我到任何地方,無論做什么生意,都只有一個目的,就是讓一切變得比原來更好。我從來不相信什么懶洋洋的自由,我向往的自由是通過勤奮和努力實現的更廣闊的人生。大家都說我是拼命三娘,覺得我不會累,但是誰真的會不累呢?是夢想和目標支撐著我。

陶華碧

和李麗金一樣,老干媽創始人陶華碧也是擺攤出身。

1947 年,陶華碧出生于貴州省湄潭縣一個偏僻的山村。沒有念過一天書的她至今只記得「陶華碧」三個字。

20 歲那年,她嫁給了 206 地質隊的一位會計,然而不久后,能干的丈夫突然患病離世。迫于生計,陶華碧只身奔赴廣州打工。

為了照顧兩個嗷嗷待哺的兒子,幾年后,她回到了貴州老家。開始白天擺早攤,晚上做米豆腐(一種廉價涼粉),每天干到凌晨一兩點。為了購買原材料,陶華碧經常需要背著近百斤重的東西,步行五公里。那時候,她搭班車總是被人攆。

1989 年,已經 42 歲的陶華碧告別擺攤生活,用積攢下來的一點錢,和四處揀來的磚頭在貴陽龍洞堡蓋了個簡陋的「實惠餐廳」專賣涼粉和冷面。由于價格低廉,吸引了附近學校的許多學生。陶華碧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:凡是家境困難的學生,一律銷賬。深受學生喜愛的她因此被大家喊做「干媽」。

開小店時,陶華碧總是被地痞三天兩頭被找麻煩。被逼走投無路后,她拿起炒瓢跟他們干了一仗。陶華碧說:別人眼里可能認為你孤兒寡母,能做什么。但我就要拼下去,哪怕面對一個土匪,我都要跟你拼下去。你把我殺掉,我就要把你殺掉。要拼才會贏,不拼就會輸下去。但是我不能輸,輸了人家還要來笑話你,我不偷不搶,好生生把我的生意做好。

陶華碧做麻辣醬是為了讓涼粉賣的更好,可是很多客人吃完了涼粉總要帶點麻辣醬回家,后來還有人專門過來買她的麻辣醬。從此,陶華碧苦苦地潛心研究起來,經過幾年的反復試制,她制作的麻辣醬風味更加獨特了。

1996 年 8 月,陶華碧借用村委會的兩間房子,辦起了辣醬加工廠,品牌名字就叫「老干媽」。

當上老板后,大字不識一個的陶華碧認準了「帶頭苦干」的管理絕招。當時的生產都是手工操作,其中搗麻椒、切辣椒時濺起的飛沫把人的眼睛辣得不停地流淚,工人們都不愿干這活。然而她卻風風火火,一手揮舞菜刀,嘴里還不停地念道「我把辣椒當成蘋果切,就一點也不辣眼睛了!鼓嵌螘r間,陶華碧身先士卒地干,結果患上了肩周炎,10 個手指的指甲因攪拌麻辣醬全部鈣化了?吹嚼习迦绱似疵喔,工人們紛紛加入其中。

當大批麻辣醬生產出來后,當地的涼粉店根本消化不了。于是,陶華碧采用「土辦法」,親自背著麻辣醬,送到各食品商店和單位食堂進行試銷。承諾賣出去了再收錢,賣不出就退貨。很快,老干媽麻辣醬就在貴陽市穩穩地站住了腳跟。

「老土」的陶華碧雖然沒有文化,但她深知學習的重要性。1998 年開始,陶華碧把公司的管理人員輪流派往廣州、深圳和上海等地考察市場,學習知名企業先進的管理經驗。在公司,沒有人叫她董事長,全都喊她老干媽,她能叫出 60% 的人名,每個員工結婚陶華碧都要當證婚人;員工出差,她像送兒女遠行一樣親手為他們煮上幾個雞蛋,一直送到他們坐上車后才肯轉身離開;所有從老干媽離職的員工,也都可以重新回來上班。

「不偷稅、不貸款、不欠錢、不上市!估细蓩屢簧a出來,經銷商便會提著鈔票上門。固執的陶華碧最終帶出了一家現象級企業。如今,在媒體的描述中,老干媽已經不是一瓶簡單的辣椒醬了,它和華為一樣成為中國企業成功「走出去」的代表。

在陶華碧眼中,成功的企業,就要好好去做,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,都將一往無前,義無反顧。沒有經歷過風吹雨打,不算企業家。沒有戰斗過的人生,只是一口枯井。

回首過去,陶華碧痛并快樂;如果有來生,她希望能像吳儀那樣,想當將軍,上戰場打仗去。

「人生的路最難走,但還是要走下去,不能停,即使慢走也不能停!」陶華碧說。

鐘睒睒

鐘睒睒在海南擺攤賣窗簾還債,最終創辦了農夫山泉;陳凱旋在廣東擺攤賣洗衣粉,最終創辦了立白;劉強東在中關村擺攤賣刻錄機和光碟,最終創辦了京東;張勇在四川賣麻辣燙,最終創辦了海底撈……事實上,類似靠擺攤起家的企業家不勝枚舉。他們大多是在被逼無奈下,才走上了這條路。就像柳傳志說的一樣,「當時實在是不知道干什么好,所以能干什么就先干著,哪怕掙點兒錢發工資也好!

在生存面前,擺攤并不丟人,希望所有人在困境時仍能重拾信心,腳踏實地熬下去。堅強的人不是沒有眼淚,而是含著眼淚奔跑。經歷過痛徹心扉之后,熱氣騰騰的人生才會撲面而來。

延伸 · 閱讀